邪蹊

跪求評論QUQ

玩陰陽師第十五天,紀念下作首藏頭詩

酒茨肉林

酒醉對長歌,
茨宇邊上車。
肉纏髮絲繞,
林深永相合。

好吧我知道很爛,以下說說我的最近的感想:

第十五天啊,從非州偷渡到歐洲後又淪落到南歐的偏僻鄉下,目前24級,狗子28酒吞26都四星覺醒,想到之後還打算肝到六星就覺得前途一片黑暗。

順便吐槽下:升技能時,山兔加到圈圈就算了,狗子你加鋼鐵羽翼幹嘛?沉迷輸出的我把希望託付在酒吞和草總,結果這兩人都加到了奶……酒吞沒關係,反正自奶還可以繼續輸出,但草總,說好的沉迷輸出見死不救呢?您老怎麼突然想學史懷哲到非洲行醫了?

然後覺得酒茨圈因為又新又熱門,所以顯得很亂,人物理解的部分因為官方給出的資料較少,所以有些人筆下的角色會過度OOC,也正是如此我才要寫那篇至今還未寫完的酒吞(酒茨)分析文,在寫的同時,我對角色的認識就更深,之後要再寫什麼文就不會太慘了。

順便通知一下,之前說的〝酒與月亮〞梗的手稿已經完成了,現在只需把它輸入到電腦裡再做些修改就可以發上來了。話說手寫的時候覺得還好,碼進電腦時開始嫌棄自己的文筆,並且有些莫名的羞恥感……OTZ希望之後看到那篇文的大家不要太失望OTZ

抱歉整篇都是我的廢話,總而言之,想出〝酒茨肉林〞的人真是天才!

【浅谈酒茨】然而酒吞早就看穿了一切 下三

  复制大法好,本章有大量复制我之前写的太子生贺文的内容,然后这次心理学的东西多了些。

  最后好想吐槽自己——原本只想吹完酒吞就收手,结果现在分析感情上瘾了,早就超过所谓的“浅”谈了啊喂!

  算了,搞不好产粮玄学是有用的,让我早日从南欧到东欧吧!←←过不久我就抽到大天狗、判官和般若到东欧了……我真是立得一手好旗,话说般若都第二个了,什么时候茨木小天使你才会来QUQ

  最近很害怕欧气会用完……

 

下一

下二

 

三,818酒茨和红叶的那一点事儿 三

 

  今次来谈谈酒吞和红叶迷恋的起因,还有酒茨的爱情,在这里我们不讨论直和弯的事情,因为说实在话,人的性倾向本来就是流动的,大家都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样坚定,顶多是自己比较偏向那种性别而已,而且日本的风气本就是全民搞基,和古希腊比起来简直就是青出于蓝啊!如果要深究科学的话……我们一起来数数严格意义上的性别有多少种,组合排列可以得出多少个性倾向组合……这就变成数学课了。总而言之,现实中贴标签是很没意义的事情,当然创作时拿出来搞笑一下是还不错啦XDD

 

  社会心理学意义上的吸引力集中在七个元素上,其中可以分为两组,一组是三大主要因素,另外四个则是比较微妙的元素。三大主要因素在解释时,请大家假设其他因素都一样,这是个很重要的前提,因为吸引力的组成是复杂的:一、我们会认为空间距离越近的越容易吸引彼此,二、越相似的两人越容易吸引彼此,三、越熟悉的人反倒越容易吸引彼此。

 

  ……很可惜,无需我们多分析,酒吞和红叶与上面基本无关,反倒酒吞和茨木之间可以用这个来解释,比如第一条——酒茨时常一起喝酒——成立;第二条——两者都十足地强大,“强者才有说话权”的价值观一致,他们都是可以为了喜爱之人付出的深情种——成立;第三条——相处多年,已有默契,虽然还未十足了解对方,但依目前的剧情来看,他们的关系正稳定进展中——成立。

 

  剩下四个有趣的因素:第一个先讲“能力”,毋庸置疑的,有能力的人魅力越大,但当一个人的能力过于强大时,我们又会自惭形秽,而好玩的是,真正对我们拥有巨大魅力的是“偶尔失态的能人”这即是失态效应,当一个有能力的人失态时,我们反倒对他的喜爱之情再次升华,我们会觉得自己看到了男神“人”的一面,男神更加接近我们,魅力增倍——当然,这个失态效应是建立在有能力的基础上,如果是一个能力平庸甚至拙劣的人犯错,人们只会觉得他们更加无趣——“人帅真好”,帅哥犯错好像都可以被原谅,而且更可恶的是,有能力的帅哥还会因为犯错而人气飙升,啧啧,这真是个不公平的世界,关于长相更多的谈论在第二点,我们先回来继续说能力的问题。

 

  晴明拯救了红叶,这无疑是能力的证明,无需多言,下一位!

 

  酒吞对红叶……跳过,下一位!

 

  你好,茨木小天使,谢谢你在剧情里为我们表达了这么多,让我轻松很多。茨木毋庸置疑是酒吞实力吹,而且过剧情时他有一句令人毛骨悚然的基佬发言:“虽然他那脆弱的样子也意外地吸引人,这就是酒吞童子的魅力,呵呵呵……”

 

  根据心理学我们可以反驳茨木小天使:不,实力强大的酒吞偶尔脆弱格外有魅力不是什么出乎意料之外的事情,这只是人之常情、或者说妖(鬼)之常情,只是放在茨木身上效果增倍罢了。

 

  第二点是生理吸引力,也就是“颜”,虽然当我们被问道诸如“未来想和怎么样的人结婚”的问题时,长相永远不会是第一顺位,但事实上我们还是很在意长相,有许多实验显示:人们会期望并高兴得到美人的肯定,当被美人否定时我们会感到无比沮丧,甚至试图将自己变得更好,以获得美人的认同。

 

  论颜值,这四个角色肯定名列前茅,晴明就不多说了,颜正聪明会撩人;红叶在介绍和传说中都是绝色美人;酒吞就游戏中最美的就是他的灵魂之窗,传说中他亦是个美少年;茨木之所以被叫小天使不就是因为颜吗?变身成女体的举动更是令人遐想无比……咳,我是说,在生理吸引力上他们都具有优势,所以吸引力增大,产生迷恋和爱情也不意外。

 

  第三点比较不适合这个修罗场,但还是补充下,就当作科普吧:这一点是得到和失去,人们相对平稳的状态,反倒对变化更敏感,比起一直以来就喜欢着你、给予支持认同的人,人们更会对原本对你无感却随着时间推进而对你越来越好的人着迷,这即是增益效应,起初的态度反倒比好感的影响更大;与之相反的是损耗效应,简单来说,就是“你只能被你最爱的人伤得最深”,我们都期望自己能从自己爱的人得到积极的响应,当事与愿违时特别打击人。

 

  接下来是最后一点,我想也是影响最大的一点——

 

  大家多少都听过“吊桥效应”,虽然那个实验不算是个很成功的例子,因为那里有些因素没有控制好,但足以说明待会儿要说的。简单来说,当两个人一起走在吊桥上比另外两个走在平稳木桥上心动的机率更高,其实这属于一种“性觉醒的错误归因”,也就是说,我们可能生理上心跳加速、呼吸急促等反应是由别的因素所造成的,但我们会将此归因到离我们最近的社交人物,被他吸引并认为“哦这就是心动!我恋爱了!”。这甚至还是造成某些家暴受害者之所以不逃离的其中一个因素,但在此不多谈。或许有些人会觉得可笑,但许多实验都证明了这一点——人其实很容易被影响的。

 

  而吊桥效应套在红叶之于晴明上是一个非常合理的解释:红叶遭遇危机,重伤濒死,突然间晴明出来拯救了她还顺便撩了一把,原本受环境影响所造成的生理反应如心跳加速、呼吸急促、身体虚弱无力等,因“性觉醒的错误归因”将这系列状况归因在“对晴明心动恋爱”上,在加上晴明那句情话的关系,使得红叶更加坚信自己坠入爱河,迷恋起晴明来,她心理上如此认为,便使得她的行动都是为此服务——但可惜的是,她并不了解也没去了解晴明,所以这个心动只能是迷恋晴明所带给她的感觉,而非真正爱上晴明这个人,她活在自己编织的爱情幻想中。

 

  而酒吞就比较微妙了。首先我们完全不知道酒吞和红叶的初遇,但依照他们的关系,我想酒吞是一见钟情的可能性非常大,关于时间点的猜测等等再说,我先说明一下酒吞的吊桥效应——在“酿酒达人酒吞”那章里,已经说过神酒的可以醉倒酒吞的厉害,而从茨木的话“在森林一起喝酒”什么的就可以知道酒吞平时就会喝酒,酒是中枢神经抑制剂,会将大脑皮质的抑制作用麻痹掉,使身体呈现难以自制的兴奋状态,会产生血管扩张、心跳加速、皮肤潮红、微温、头部血管跳动、头晕、流汗等现象,而如果在这种情况看到红叶展现魅力的时候,“性觉醒的错误归因”就继续来背锅了。

 

  但关键是:红叶到底有什么吸引了堂堂鬼王的注意?

 

  这里就要讨论下初遇的时间。在这里我分为三段时间——一、红叶遇见晴明前,二、在晴明后和黑晴明的中间,三、遇见黑晴明后。

 

  在这里我先把不可能的挑出来:一不可能,因为这个时候的红叶还未陷入爱河,酒吞大可上前与她交谈,甚至可以为她阻挡下那群让红叶受伤的妖怪们,但显然酒吞都没有做,那么那时酒吞应该还未遇见红叶。

 

  再来三也是不可能的,因为遇见黑晴明后的红叶已经开始吃人了,而从酒吞的话语中,他是知道红叶堕落前的模样的,他喜爱的红叶是尚未堕落、神智还清楚的样子,而且依酒吞的傲气和眼界,就算红叶再怎么美丽,他也不会喜欢上疯狂吃人、心里只有晴明的红叶。

 

  所以最后只剩下二了,那么在那段时间的红叶什么吸引了他?

 

  想想酒吞可能看见的她:在红于二月花的枫叶林中,红叶大概在与晴明相遇的地方歌唱跳舞,投注自己所有的爱意,不时也会安静下来,含情脉脉地凝望远方的京都,她的妖力快没了,生命在尽头激烈喷发出美丽的烟花,如飞蛾扑火似地,即使知道那是短暂虚幻的美好,甚至可能使自己更快命送黄泉,但她仍不顾一切地将心中所有的爱表达出来,只望有天自己所念之人能知道曾经在枫叶林有这个人、这份情。

 

  都快被感动了。


  好啦,对酒吞而言,当时的红叶是一种“恋爱的集合体”,其特点是:短暂、美妙、迷幻、激情、炽热……等,其实这很像酒的特色,而酒吞为什么喜欢呢?因为妖怪的寿命几乎是无尽头的,这使得很多事情都变得平淡无趣,尤其像酒吞这种实力强大的妖怪更显得高处不胜寒,能作伴给予乐趣的实在少之又少,实力不够的理不想理,实力可与之并肩的又一山不容二虎,所以茨木这个存在是多么难得,他在酒吞心中肯定拥有独一无二的地位。

 

  但茨木的爱和红叶的爱是不同的,前者太过赤裸,相较之下后者因不熟而隔层纱的朦胧美感反倒更吸引人,尤其短暂激烈的爱更在酒精的作用下作用增倍,那种如寿命将近的花,花开愈发、香气更剧,献祭般地绽放自我,如此奇特强烈的美感打动了酒吞的心,然后就迷恋上了。所以酒吞迷恋的不是红叶本人,而是“爱”本身。

 

  或许有人想问,既然酒吞喜欢的是“爱”,那么为什么却对茨木不耐烦呢?

 

  其实很简单,如果有人整天夸耀你多好、展望未来、诉说野心再喝个酒打个架,你会不会烦,这样的表达方式也就算了,毕竟如果是相爱的话做甚么都是种甜蜜,但问题在于茨木他的爱太多太复杂了,从另一方面来说又太纯粹了——因为茨木还小,所以对于情感的定义大概是参考酒吞的话,然后再思考所得出的结论,我是这样猜测的:由于关于友情的故事通常是热血澎湃、双方心意相通的,而爱情虽然也讲究心意相通,但风花雪月实在与茨木的直线思考方式和简单粗暴的风格不合,所以才用友谊去定义。

 

  要如何叙述他的爱:茨木的欲望就是酒吞能够随心所欲、要什么有什么,而茨木的自私在于他希望酒吞的一切都能有他的存在,但他太过稚嫩,以至于茨木总是以蛮横的方式介入酒吞的生活,好在酒吞能感受到茨木的爱,而他也足够有经验和能力去引导对方,所以酒茨的未来一片光明。

 

  酒吞对红叶的迷恋正如前面我的形容,虚幻美丽却又短暂,而且官方介绍也说酒吞迟早又会恢复从前的鬼王应有的姿态,所以酒吞和红叶基本是没可能的;而酒茨这对不但有感情基础,酒吞在第十一章的剧情后也稍稍清醒、感受到茨木的真心,不但要茨木陪他喝酒,甚至我们可以透过传记去推测出“酒吞愿意迈出一步与茨木交心”的事情,虽然这两人还没开始真正的恋爱,但总有一天他们会和我在的服一样“系手同心”。

 

  发现这一系列字数已经破万了……下一章我决定要好好回归主题,谈谈酒吞童子!

 

   然后谢谢大家对我的支持,已经涨粉到一百以上真是受宠若惊,过不久大概就会放出一百粉感谢文,酒茨的部分是之前提的月亮梗,鸣佐的话……我决定好好去更随便一个坑……

 

  之前说好的酒茨点梗之后也会一并发上来,是黑道设定养成梗,请敬请期待OUO

 

  再次谢谢大家!


今天下午被家人拉到大安公園曬太陽做運動
台灣這裡到了28度,不是已經過來立冬了嗎?

剛剛抽出個判官。
現在有判官、大天狗和酒吞,把一群SSR的CP們抽來了,閻魔、荒川和茨木你們快過來吧!
阿媽這裡免費提供婚禮!

石距抽出三星茨木,趁著這股歐氣去抽卡,畫符時用阿姆斯特朗迴旋噴射式阿姆斯特朗大砲大法抽出了狗子
哈哈哈哈,大天狗來了,荒川還會遠嗎?
還有茨木你跑錯地方了,雖然都是阿媽抽的,但酒吞在另一邊 下次記得要走對地方喔,這樣才好辦婚禮。

【浅谈酒茨】然而酒吞早就看穿了一切 下二

  最近几天终于玩了阴阳师,我是真非洲酋长啊!别说SSR了,SR我也只有系统送的雪女姐姐,希望之后可以脱非……←←这是今天早上打的,结果下午就咳嗽咳出了般若和酒吞,大家,我成功脱非了哈哈哈哈,产粮是否真的有玄学我不知道,毕竟我是在写这系列文后才开始玩的,但真的好开心

 

下一

下三 


三,818酒茨和红叶的那一点事儿 二

 

  说起来这次的内容大概会和大部分人的观念有些出入,欢迎一起讨论XDD

 

  关于红叶之于晴明,酒吞之于红叶,茨木之于酒吞这混乱的修罗场常为人津津乐道,或许有些人觉得在痴汉和病娇上茨木和红叶对于情感比较相像,但事实上就其感情的本质,酒吞和红叶反倒是最相似甚至可以说是一样的。

 

  就我个人之见,酒吞和红叶的情感无疑是“爱”,但若要细说的话,这份爱与其说是“爱情”倒不如说“迷恋”才更为贴切。

 

  斯腾伯格提出真实之爱必须要符合“亲密、激情、承诺”。亲密即是你会和对方一起谈论私密的事情,并且了解彼此,能分享秘密的存在。激情是肉欲且冲动的,你会想要和对方有亲密的肢体接触,并渴求对方的存在。承诺则是你决定要和对方在一起,立下誓约会守护并维持爱情,发誓厮守终生。

 

  当然他提出的这些条件都是基于两人的对等的互动,但我们可以参考一下这些元素来看看这个修罗场中的人们。

 

  酒吞和红叶在情感上应是有“激情”在的,他们的思绪全被自己所爱之人占据,但却不满足“亲密”。试问红叶对晴明了解多少?就在那英雄救美的一面过后红叶就没有再见到晴明了,虽然黑晴明和晴明的气息是一样的,但红叶没有分出这两者的不同就代表她对真正的晴明并没有知道多少,她甚至认为只要美丽和强大就可以吸引对方——通常喜欢某人都会去打听对方的数据和喜好吧,(我还曾经用这种情报赚钱过),她只是单纯地“迷恋”晴明这个人所带给她的感觉。

 

  同样的,酒吞真的了解红叶吗?关于酒吞何时遇见红叶的部分后面再深究,目前先就数据表层来谈谈:当酒吞提到红叶时大多都是愤恨晴明使红叶堕落,再来就是作梦时喃喃自语说的“怎……怎么啦,红叶……嗝”和“那个女人啊,她只要像遥不可及的星星那样,永远闪耀就行了……”——完全没有提到他们的过往或互动之类的。

 

  如果说酒吞只是不愿意提及太多,那么从醉话那里可以知道,酒吞不知道梦 中红叶的具体行动,而且他是被动的,这代表他不习惯与红叶相处,甚至很少没有主动过;后一句大概是酒吞对红叶唯一不和晴明带上关系的评价吧,但看看形容,“闪耀的星星”和“遥不可及”,前者很好理解,大概就是所谓情人眼里出西施,觉得对方什么都发光(将这个部分的极致请参考茨木小天使),而后面就是一切的重点,“遥不可及”,酒吞认为自己和红叶的关系是遥远的,这其中或许和红叶喜欢晴明喜欢到为他堕落有关,但如果只是这个原因的话这鬼王也太胆小了吧,其实一切根本就在于酒吞根本和红叶不熟。

 

  酒吞拥有强大的力量,但却无法挽救红叶,这是他消沉的其中一个因素,但如果这两人是熟人,那么依酒吞的洞察力和他所掌握的情报,他大可用各种非强迫的手段劝告红叶啊,他可以告诉红叶让她堕落的是晴明分出来的一部分,不一定代表本人,他可以根据红叶的喜好和性格让她冷静一点,他可以阻止红叶吃人,他甚至可以在红叶遇见黑晴明前想办法帮助她,但为什么酒吞没有做?因为他没有立场。

 

  在剧情里,某特定角色出场时都会有个介绍,而酒吞介绍的最后一句提到“他所钟情的红叶也对他毫无好感”,其中“毫无好感”是关键,如果是熟人的话最起码会有一些感受吧,像酒吞就说茨木很烦,还为躲避茨木而花费心思逃跑,但酒吞很明显对红叶并未多做纠缠,而红叶对酒吞本身既无好感也无恶感,她对酒吞口出恶言也只是因为晴明而非他本身,这简直就像是陌生人一样——或者他们本就是陌生人。

 

  酒吞根本没有任何立场去干涉红叶的每一个动作,他和红叶之间并无任何情感基础,他甚至不知如何面对红叶,只知道在茨木要杀死红叶时出来阻止一下,或是开口威胁晴明,他和红叶的互动实在少得可怜,我甚至都在好奇红叶用“酒鬼”称呼酒吞时到底知不知道对方的名字。

 

  所以爱情成立必须拥有的“亲密”,酒吞和红叶是没有的,甚至酒吞只要对方是“遥不可及的星星”就好,有这种想法就注定无法谈成恋爱,酒吞要的只是“如星星般耀眼的红叶”这样的存在,而非红叶本身。

 

  相较之下茨木还会因为酒吞没有和他提及重要的事情而情绪低落,甚至用“挚友”的称呼来让自己和酒吞亲近点——虽然一直吐槽茨木发卡,但说真的,在试图了解对方并与之真正亲密这一点,茨木比酒吞和红叶还要努力,这才是恋爱该有的态度啊喂!你们都学着点!

 

  咳,在写的时候发现字数太多,于是把酒吞和红叶“迷恋”的原因,以及茨木为何爱上酒吞的部分移到下一章。

 

  话说有小天使愿意点梗吗?跪求短篇酒茨梗OTZ

大家好,今天我正式脫非了。

今天早上我還在抱怨自己非酋,SR只有系統送的雪女姐姐,下午的咳嗽大法就給我送來這三隻。

新人剛入遊戲兩三天,還不知食髮鬼有好不好用,但他的性格和聲音都非常帶感,不虧。

再來就是萌萌正太般若,被動技能好像挺逆天的,值得培養。

最後是酒吞親兒子,我就想問你媳婦兒什麼時候過來住,阿媽隨時歡迎。

為了慶祝酒吞吾兒的到來,今天決定更酒吞分析文外加一篇點梗酒茨短篇。

歡迎各位小天使點梗,我會選其中一個寫←其實好怕沒人理XDD

【浅谈酒茨】然而酒吞早就看穿了一切 下一

抱歉拖了一会才更,话说不知不觉变成人物加情感的各种分析……汗,我明明只是想要学学茨木小天使和大家说酒吞童子有多帅多苏的……


下二

下三 


三,818酒茨和红叶的那一点事儿

 

  今次我要来谈谈这个修罗场了。

 

  首先我们来说说红叶妹子吧,反正酒茨的传说大家也都差不多知道了。

 

  最开始我觉得阴阳师在红叶上有个BUG,就是在剧情中红叶向晴明表示自己的“妖力”快没了,会变得很难看,要晴明快点走。然后晴明就示范了教科书等级的撩妹技巧。

 

  从这里我们会很直觉地猜测红叶可能是红枫妖之类的妖怪,之后吃人才堕落成鬼,但红叶传记却又说她本来是人类,是吃了人肉才变成鬼的。那么问题来了,红叶成为鬼女前究竟是人还是妖?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跑去查了下红叶的资料,发现在“人拥有妖力”上可以说通。

 

  传说部分我就不细讲了(懒),如果有兴趣可以去查查,很好找的。

 

  鬼女红叶,又称户隐红叶,她是由一对没有孩子的夫妇向第六天魔王祈祷之下生下的孩子,所以有说她事实上是第六天魔王所化,她原名叫吴叶,生来就倾国倾城(据说比美少年酒吞童子还美),有一说是后来改名叫红叶,另一说是用妖术弄出名叫红叶的分身,反正之后红叶被一个贵族看上做了侧室,就在红叶怀了孩子时,贵族的妻子染上重病,有个高僧指出,是红叶用咒术使正妻染疾,于是红叶就被放逐了。

 

  被放逐的红叶尽管在水无濑过得不错,但她十分想念京都,甚至到了发狂的境界,为了回到京都,红叶开始招兵买马,准备率领军队上京,但因为军队时常骚扰附近的村子,于是人们慢慢将红叶称为鬼女,而这个称号也传到了京都,而京都那里便派人去把红叶和她的军队铲除,但无奈红叶有妖术,普通攻击都直接MISS掉,于是他们跑去北向观音求攻略,过了十七天后就得来外挂——降魔之剑——然后人们就开着挂把红叶暴击把红耗光,最后水无濑就改名为鬼无里,意思就是没有鬼的地方,红叶则等着转世为织田信长再一次闹翻日本(不)。

 

  所以根据传说,我们可以得知几点:因为出身,所以身为人类的红叶可以用妖术,也就等同她有妖力;红叶很美且才华洋溢,是连美少年酒吞童子都比不上的超级美人,所以选了她来当茨木的情敌还是很靠谱的;红叶在传说里就执念成魔,因“爱与思念”而采取极端行动,最后成为“鬼”。

 

  解决了红叶人妖(误)问题,接下来谈谈茨木对红叶的态度,这里请大家容许在下放飞自我一下吧。

 

  从茨木的角度来看红叶,我们可以用一个简单又与红叶有关的方式来叙述:正如先前说的,红叶可以说是第六天魔王的化身,那么第六天魔王是何者?祂是佛教中的魔王波旬,喜欢装逼的小伙伴可以学学祂的梵文名“婆罗维摩婆奢跋提”,亦是欲界中最高层的他化自在天(不要和大自在天搞混啦,大自在天可是印度神话中的湿婆,三主神之一)。

 

  大概在茨木的眼中,酒吞就是释迦牟尼,红叶就是魔王波旬,只是人家悉达多太子面对魔王派来的诱惑不为所动,而酒吞却迷恋上了红叶,对茨木而言,红叶使酒吞偏离了“正道”,所以茨木才想铲除掉红叶,当然,茨木并不是真的讨厌红叶,只是厌恶她“使伟大的鬼王颓废的妖女”这个身份。

 

  不过在我看来,红叶大概会是酒茨最好的催化剂,照茨木的话来看“酒吞童子他从不和我说重要的事”,先不去深究什么是“重要的事”(搞不好根本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好说),从这里来看酒茨虽然亲近但那时还是有一定的距离,而红叶事件则激化了酒茨的这方面的问题——有默契,但还没达到真正的互相理解。

 

  若结合传说来看的话,茨木无疑比酒吞小,甚至小很多,于是从游戏剧情中我们可以看到茨木行事和想法与酒吞比起来单纯幼稚地多,喜欢酒吞就恨不得让全天下的人知道酒吞的好、觉得红叶阻碍了酒吞就想直接杀死、一直劝酒吞不要沉迷女人怂恿打架……等举动都表明他的思考方式简单粗暴,并且对情感的认识极度贫乏。

 

因此他不能够理解酒吞为何因红叶而黯然喝酒,他喜爱酒吞却只会用各种极端的方式去表达,他不懂酒吞为何寂寞又该如何填满空洞。

 

在红叶事件中,他第一次体认到自己的存在是有“缺憾”的,他无法完全满足酒吞的需求,这件事实对茨木而言算是一个冲击,毕竟这个自我的大妖理所当然地认为世界是围绕着酒吞和自己旋转,茨木对世界的认识(比如妖怪和鬼被欺负屠杀什么的,需要厉害的王者出来领导等)全都是为了“服务”酒吞,在茨木的心中,酒吞是至高无上的,但这样的定义未免有些模糊,所以茨木依照现世的状况定位并期望酒吞,而他则为自己定位成“酒吞童子的挚友”。

 

这的位置的意义是:酒吞和茨木是平等的存在,没有所谓的上下之分(当然体位还是有上下的滑稽);他们的关系是除了亲人之外最长久稳定的:他们有默契,能互相理解(不过目前在理解上还是有些难度);当朋友有难或误入歧途时会奋不顾身地去帮忙;“挚友”是陪伴同行,能填补彼此的寂寞。(看过火影的大概非常理解我在写这段时是多么无力)

 

也就是说,茨木认为全世界只有他有资格和酒吞同行,其余的家伙不是臣服就是死亡,基于茨木对酒吞的爱,他愿意为酒吞献上任何东西,包括他的性命。

 

于是在平等的基础上,茨木所谓的“打败”“支配”不代表居于下位那种具有君臣距离的意思,而是种献身成为酒吞力量的含义,他期望自己能与酒吞融为一体、不分你我,如此他便能够加强酒吞的力量,又可以完全明了酒吞并为他作任何事(介于融为一体了,所以酒吞做什么事情都等同于他也为此献上一份心力),而且因为这是自愿与酒吞成为一体,所以又满足茨木认为彼此的平等的心理。

 

这样看茨木特别病娇(事实上好像也就是如此),但那大概就是他内心的渴望了:为酒吞献上一切只为对方能自在逍遥,当个不被任何东西束缚的王。

 

前面也说了茨木还小,他用各种言辞赞美酒吞只为表达并释放出内心的爱,这是种最直接的表达,而他内心的渴望是较难用言语去形容的,于是他只能用“支配”这个词来说明他愿意献身于酒吞的意思——不过酒吞应该更期待另一种意义上的献身。

 

咳,小小分析完茨木的内心,接下来继续说红叶事件带来的影响吧。

 

茨木说酒吞之前都没和他说重要的事情,红叶事件后酒吞带茨木去喝酒,根据本篇第一章的推论,无论酒吞的传记是对茨木说的,又或者是站在酒吞认为茨木是自己人的基础上而没有谈到茨木的推论,这些都表明了“茨木也会知道这些事情”,看看酒吞的传记,把对目前情势有影响的人物都说了遍,这怎么看都属于“重要的事”,那么这不就等于“酒吞第一次对茨木说了重要的事情”了吗?

 

这对双方的关系都是一个很大的进步,至于酒吞为什么会改变自己的态度,愿意踏出这一步,请容我下一章继续探讨OUO

 

下一章我要来谈谈红叶对晴明和酒吞对红叶的情感,里面有大量之前写太子生贺的数据的资源回收,对老乡组有兴趣的小天使们可以点我的头像参考看看(打广告)。

 

 


【浅谈酒茨】然而酒吞早就看穿了一切 中

下一

下二

下三 


二,酿酒达人酒吞童子

其实这个是我放飞自我的脑洞XDD
比较没有分析感情,主要是提供个梗XDD

日本的平安时期差不多可以对应到中国的唐宋,西方的中世纪,从年代来看我们就可以明白二次元中的光鲜亮丽大多是虚假的,有兴趣的可以去考据一下日本的平安时代,就和考据中世纪一样,那是个梦想与三观崩塌再重建的美好过程。

不过今次我们不是要谈论〝酒吞没有眉毛其实符合当时的贵族习惯〞这件事(当时贵族不分男女都会把眉毛剃光,用毛笔在眉头上画一团圆点作眉),这次主要是谈谈酒吞童子的〝神酒〞。

据晴明的解释:〝神酒是注入灵力的人类酿的酒〞,也就是说,它本质就是俗世中普通的酒,这代表这种酒的本质是可以用年代去考据一番。

那么首先要知道,日本平安时代的酒是什么样子。

咳咳这裡先声明,我是非专业的,如果有错误烦请指正,谢谢。

日本和中国在这个时期都一样是用穀物发酵的方法去酿酒的,蒸馏酒还是到元代时才传进中国的。因此我认为在分析日本酒时可以参考唐宋时期的酒。

平安时期,日本人已经懂得初步区分〝浊酒〞和〝清酒〞了。

浊酒是低劣便宜、只发酵一次且表面还浮着酒糟,非常容易製造且酒精浓度低的酒,一般颜色是白浊色,还会因为当时的技术问题,滋生些微生物而泛绿,这就是中国诗词中常出现的〝绿蚁酒〞。

清酒则是经过加灰二次发酵,之后过滤酒糟后所诞生的,此类酒透明度高、酒精浓度也有所提升,属于比较高级的酒类。在中国,到了这一步叫〝生酒〞,直接喝掉是可以的,但若要保存下来的话却会变酸,中国有两种应对方式:〝煮酒〞和〝烧酒〞,唐朝人偏爱后者,因为加热温度在六十几度,既可杀菌又不会像前者一样温度太高而变味,不过我这个日文渣在wiki上看到平安时期的清酒只是雏形,当时的主流还是浊酒,虽然好像有研究出和唐代一样用高温保存酒的方式,但想那样高级的酒仍十分稀少,只有一定位阶的贵族才可以饮用。

顺带一提,当时微微泛黄的酒是比较高级的,最好的酒的色泽是琥珀色。

那么那样的酒喝起来怎么样?甜甜的,像是裡面加了糖水一样,而且有些发酸,酒精浓度最高不会超过二十度,很难喝醉,比拼喝酒不是比酒量,而是大胃王比赛。

到这裡大家应该对平安时期的酒有些概念了吧,接下来终于要说酒吞了。

酒吞的性格和魅力注定不甘于凡品,而且就那种甜得要命的酒能喝倒堂堂鬼王吗?不可能嘛,所以关键在于酒中的〝灵力〞。

咱们都知道,灵力是个好东西,随便往什么一加立马变得高大上,有灵力的食物或饮品都是有益身体健康,甚至还可以增强力量,但酒吞童子才不需要也没必要这些〝好处〞。我认为,灵力酿出的神酒除了名字逼格特高外,还有一下功效:

一, 提高酒精浓度。这个道理很简单,如果不提高下酒吞有可能喝醉吗?这项划时代的技术改变了当时酒的味道,由酸甜转为辛辣,难怪酒吞童子会在传记说酒可以明白人的器量,其实是测试人对新事物的接受能力吧(误)。

二, 完全杀菌,便于保存,且不会破坏酒的口感。这就是为什么酒吞可以时不时拿着葫芦喝上一口还十分陶醉,那是因为人家研发出来的技术使他可以喝到最佳状态的酒,拥有技术和实力如此挥霍,当然要多多利用啊!

虽然就这两点,看起来没什么大不了的,但请想一下,能够让实力强大的鬼王醉倒的酒,能让鬼王爱不释手的酒,那是多么地美味啊!那真不负〝神酒〞之名,毕竟主流还是青白青白的浊酒。

至于酒吞用的原酒是那一种呢?个人觉得他肯定用的是最好的,管它是不是数量稀少,毕竟浊酒天资不良,再怎么用灵力补足还是和用上好酒麴酿出来的美酒差了一大截。

所以酒吞食用的酒是呈漂亮的琥珀色。CP脑告诉我茨木眼睛颜色是差不多的,所以……嘿嘿嘿……(←其實打這麼多我只是想講最後這一句

下一章開始818那個亂到不行的貴圈XDD

【浅谈酒茨】然而酒吞早就看穿了一切 上

让我们用茨木的角度看世界!!!!

自从喜欢上茨木小天使时,就开始用他的眼光看酒吞,然后发现酒吞童子实在苏到不行!!以下就从比较常被忽略或是单纯脑洞的点去说。


下一

下二

下三 


一,酒吞早就看穿了一切

因为我没玩游戏,而我弟才因为我的安利而刚玩,所以我跑去B站看剧情和传记,发现了很多酒吞厉害的地方。 

首先,酒吞的情报能力是非常厉害的,就剧情来说,酒吞认得晴明的脸不算什麽,毕竟很多妖怪都认得出来。

但酒吞却连晴明失忆的事情都知道,这肯定不是什麽普通的情报,因为晴明本身也不解为什麽酒吞童子知道,而面对晴明的疑问,酒吞只是笑了笑,说〝是为什麽呢?〞,看得出来说话一直弯弯绕绕、故弄玄虚的晴明大大在这裡被酒吞童子反将一军。

至于后面的干架,酒吞实力吹就交给茨木小天使了,来谈谈后面的对话吧。

酒吞打完后表示自己无法原谅引诱红叶堕落的男人,随后晴明问〝那个男人就是晴明吗?〞,对此酒吞童子只回以〝……〞这样的删节号。这裡就十分耐人寻味了,明明酒吞前面就表现出〝千错万错都是晴明的错〞的态度,但为何酒吞面对晴明的问题不直接承认?反而是用这种沉默的态度给予回应。

如果说酒吞是默认的话那也很奇怪,他应该会继续嘲讽晴明而不该沉默,还用茨木转移话题,如果是懒得理晴明,那也就代表他心中早已有定论了(而且从酒吞童子好好沟通的情况来看,他心中早就有个度),那麽不管是懒得理还是表达出答案暧昧,都可以得出一个答案:酒吞知道,那个既是〝晴明〞,也不是晴明。这部分的详细叙述等到谈论酒吞传记时一併解释。

后面晴明再一次询问酒吞童子能否说出他所知道的事情,酒吞童子这样回答→〝……本大爷和你这种傢伙没什麽可说的,简直是髒了本大爷的心〞,显然他一直拒绝直接告诉晴明所有的事情,但却会引导晴明从别人那裡获得情报(话说知道那裡有情报这一点就够厉害了),不过他随即又说要撕了晴明之类的话,知道过去和酒吞也想直接杀了晴明等之类的动作,关係到〝酒吞如何看待晴明的事〞,这部分一样在酒吞传记一併解释。

酒吞和茨木的价值观大体还是很相似的→〝实力为尊〞,当晴明拥有一定的实力,酒吞也会相对尊重一点,所以他给了晴明时间去调查真相,并要求自己知道内情的权力,从这裡可以看出酒吞童子身为鬼王的气魄→力量和情报的多寡象徵权力的高低,茨木只能当第二的决定性因素不在于力量,而是情报,茨木过于自我,他只在意自己和酒吞,而酒吞虽同样自我,但他拥有了解世界的胸襟,茨木或许也了解到这一点,所以他才会痴痴追随酒吞。

顺带一点很有趣的事,晴明基本上往往主控说话的节奏,而茨木擅长的是打乱节奏,酒吞出场时更在话语上把晴明压下,权力换位,从来都是酒吞掌握节奏,晴明被带着跑,茨木时不时打乱节奏让酒吞佔据最高的掌控权。

接下来开始说说酒吞传记。

酒吞的传记在分析时非常重要,因为它可以解释剧情中为何酒吞会有那些反应,以及明白酒吞本身的人格魅力。

有个说法是:酒吞传记的内容事实上是在和茨木喝酒时说出来的,所以裡面没有茨木是很正常的。我个人觉得很有道理,毕竟茨木对酒吞来说一定是个印象很深刻的角色,官方更是秀出这两人形影不离的各种证据,当然同时也可以推断出传记内容的确切时间。

我推断酒吞说这些话的时间在〝晴明誓会找出真相,酒吞携茨木离去〞的剧情之后,也就是晴明等人苦苦追寻真相,酒茨两人在喝酒等待的这段时间。

除了符合〝茨木在场〞的这一点,从话语中也可得知〝酒吞还不知道真相〞及〝酒吞在谈论晴明时没有带上太多负面词句〞,前者代表传记不会在终章之后,后者表示传记不会在遇到晴明之前。

知道时间点后就不得不感叹酒吞的厉害,先不说他能掌握各个SSR的情报有多强了,他能察觉到八百比丘尼的古怪就够能惊叹那准确的直觉(这裡就不多剧透了),再来,他知道〝黑晴明〞的存在,也了解有那些SSR去帮助黑晴明,虽然他不明白黑晴明具体到底是什麽样的存在,但他清楚那是由晴明分离出来的产物。

也就是说,他知道有晴明和黑晴明这两个存在,但由于黑晴明是从本体〝晴明〞分离出来的,加之他们的气息都一样,所以猜测〝晴明失忆前下达指令,用分身黑晴明做一些坏事〞也是很正常的(阎魔不也是这样认为),而酒吞最初之所以喊着要杀了晴明也是认为〝杀死本体,分离出来的黑晴明有很大的可能也会随之消失〞,后来酒吞选择给晴明时间,除了与尊重实力有关外,亦有〝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本大爷就等着听你回报过来的内容〞的意思在。

最后酒吞感慨也不能只考虑自己的事,大概就是为何之后在罗生门上与雪女相遇时酒茨会过来帮忙的原因吧。

总体而言,酒吞童子是十分潇洒且强大的存在 ,茨木小天使果然没有说谎!!

下一章就让我们来谈谈〝酿酒达人酒吞童子〞和〝818酒茨和红叶的那一点事儿〞。